新冠肺炎暴发至今,任何年龄段的群体都是易感群体,并无例外。2月5日,武汉儿童医院一名出生仅36小时的新生儿被确诊,该病例使得外界开始格外重视:母婴垂直传播途径对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是否成立。

所谓的母婴垂直传播,是指孕产妇的病原体通过胎盘、产道或哺乳传播给后代,其中以病毒多见,如风疹病毒、乙型肝炎病毒、艾滋病毒等。

已经深入武汉一线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院长乔杰近日在接受采访时也表达了类似观点。上述出生仅36小时的新生儿感染原因是什么?乔杰提到,外界一开始报的是出生仅30小时,“实际上是出生36小时的时候,武汉儿童医院的儿科医生对这名新生儿做了咽拭子检查,结果显示(新冠病毒)阳性。”该名新生儿的母亲此前被确诊为新冠肺炎。

“这时候距离分娩已经有36小时,已经有其他的接触源,目前这例已经比较迅速地做了当时分娩时候的胎盘和脐血的检查,比较幸运的是目前显示阴性。”

段涛也对澎湃新闻表示,“母婴垂直传播这点大家讨论的比较多,大家开始担心可能存在母婴传播的可能性,但是因为例子太少,大家不能排除母婴垂直传播的可能性,但也不能够就目前的案例来确认是有的。”

他提到,目前收集的收据并不太支持母婴垂直传播的路径。“因为从前期顺产还是剖腹产的妈妈来看,她们在分娩过程中留了羊水、脐血,以及刚出生新生儿出生后马上去检测,目前来看,这三者的检测数据并没有看到新冠病毒感染的证据。”

段涛认为,武汉儿童医院的案例“所以现在不能排除在出生后的过程当中发生了感染。”

妇产科的临床医生们也在试图收集更多的数据。据乔杰描述,已经确诊感染的孕产妇分娩之后,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团队通过羊水检查、脐血检查、新生儿的咽拭子检查、母亲乳汁检查等去获取数据。“现在的数据非常有限,目前还不能确定新冠肺炎存在母婴垂直传播;而在已观察的均为新冠肺炎患者的10位孕产妇中,她们分娩出生婴儿的核酸检测均显示为阴性。”

乔杰还强调,从科学分析的角度来看,不得不和SARS之前的情况去比较,“已经有的报道没有显示SARS有母婴垂直传播。”

针对同样由冠状病毒引发的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孕产妇在感染这两种疾病时有何影响?瑞士洛桑大学附属医院的团队近日在顶级医学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上专门为此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他们没有从母婴垂直传播角度分析,但呼吁要格外关注眼下的新冠肺炎妊娠期女性。

该团队在文章中指出,在2002-2003年SARS大流行期间,有12名孕妇感染了SARS-CoV。在处于怀孕前三个月的7名女性中,4名(57%)发生流产。在妊娠中期至晚期的5名女性中,2名(40%)的胎儿生长受限,这5名女性中有4名(80%)早产(1名是自然分娩)。3名(25%)女性在怀孕期间死亡。

另外在对11名感染MERS-CoV孕妇的回顾中,3名(91%)出现不良结果,6名(55%)新生儿需要进入重症监护病房,3名(27%)死亡。其中2名新生儿因母亲严重呼吸衰竭早产。

该团队认为,考虑到2019-nCoV似乎有类似的致病潜力,孕妇严重感染的风险增加,在严重的并发症出现之前或许没有特定的冠状病毒感染的临床症状出现,冠状病毒有可能引起孕产妇或围产儿严重的不良结果,或者对两者都有伤害。

但当前数据匮乏,团队建议对妊娠期任何疑似2019-nCoV的感染都进行系统筛查。如果确实在妊娠期间确诊感染,建议延长对母亲和胎儿的随访。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有上述团队献提到7例早孕患者中有4例发生自然流产,提示可能疾病本身对早期胚胎发育存在致死性影响。但中科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国际和平妇幼保健院院长黄荷凤在接受《中国科学报》是提到,“考虑到SARS重症比例高,而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存在不少轻症患者,因此,我们建议对于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早孕患者,可根据轻重症进行个体化处理,不应盲目地采取一刀切‘终止妊娠’的方案。”

段涛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还提到,目前孕妇还有两个担心,“一个是CT,一个是抗病毒药物,但实际上影响都不是大家想象的那么大。”

CT是目前确诊新冠肺炎的重要手段之一,段涛提到,“第一,确诊的时候通常做的是肺部CT,同时会做好下腹部胎儿的防护;第二,原则上讲,一次性CT总的暴露辐射力是不会导致胎儿出生缺陷率明显增加的。”

在2月1日发布的由全国知名产科及新生儿专家共同执笔撰写的《妊娠期与产褥期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专家建议》(下称“《建议》”)也提到,胚胎发育早期,大剂量暴露(>1 Gy)对胚胎是致命的,但诊断性影像检查的暴露剂量远远低于1 Gy。在暴露辐射剂量

根据美国放射协会和美国妇产科医师学院的数据,孕妇接受胸部CT或CT肺动脉造影(0.1-10 mGy)时,胎儿受到的照射剂量为0.01-0.66 mGy,远低于致畸剂量。

而另一担心来自于治疗。“治疗的过程当中可能需要一些抗病毒的药物,目前来看,很多抗病毒药物虽然是C类药物(一般建议孕妇慎用),大多数情况下不会明显增加出生缺陷风险的概率,部分可能风险略有增加,但增加幅度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多,所以一旦孕期被确诊为新冠病毒肺炎并且需要抗病毒治疗的,还是要去积极治疗。”段涛表示。

上述建议也提到,在需要抗病毒治疗时,孕早期使用α-干扰素雾化吸入有阻碍胎儿生长发育风险,应充分告知。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则已用于妊娠合并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治疗,资料显示其无明显致畸性,母乳中浓度很低。

段涛最后提醒,疫情期间,从孕产妇减少暴露风险方面来说,“第一,在保证母婴安全质量的情况下,尽量减少去医院的次数;第二,在医院就诊的过程当中,要按照医院的要求和规范做好防护措施;第三,尽量减少在医院就诊时的停留时间。”

[标签:收录词]
专家:少量案例并不支持新冠病毒母婴传播,需重视妊娠期患者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